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神級龍衛 > 第189章你他媽給我記住!
    “鄭先生,你一個男人,自己答應的事該不會想反悔吧?或者說,那一巴掌讓我來幫你打?”沈浪嘲諷道。

    鄭志剛露出怨毒的表情,輕蔑道:“不過是玩笑話而已,你也當真?話說蘇小姐,你的這個秘書,未免也太沒禮貌了。”

    蘇若雪聽出來了對方是在間接的諷刺沈浪,心情頓時有些氣憤,但考慮到這人可能是柳瀟瀟的親戚,也沒說重話。

    一旁的柳瀟瀟冷哼道:“鄭志剛,沈浪先生懂不懂禮儀,也不勞你操心了。”

    鄭志剛皺眉說道:“瀟瀟,你那沒大沒小的性子也該收斂了。我們鄭家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隨便住下的,以后讓外人留宿注意一點。”

    “你說什么?”沈浪眉毛一挑。

    “沈浪,別!”蘇若雪急忙抓住了沈浪的手臂,生怕他又做出什么暴力的舉動。

    鄭志剛嘲弄道:“沈先生,我不知道你是憑什么成為蘇小姐的秘書,但我知道像你這種人光是素養就有大問題,我還是勸你多注意一下自身素養,少出來丟人現眼了。”

    “夠了!鄭先生,你說出這句話就能彰顯你的素養?在我看來,你就像是一條沒有主人的狗,只會沖著人亂吠而已。”蘇若雪俏臉一寒,雙手交叉在胸前,全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冰徹入骨的高冷氣息。

    鄭志剛譏諷沈浪,不知怎么,蘇若雪的怒火就爆發了,不毒舌幾句心中的怒氣實在難以平復。

    在她心中,沈浪才是真男人,這個男人能為自己遮風擋雨,能為自己不惜以身犯險,世界上恐怕其他男人能為自己做到這種地步。

    而眼前鄭志剛,卸去外表的偽裝,不過是一個跳梁小丑而已,有什么資格嘲諷沈浪?

    “你”鄭志剛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蘇若雪居然敢罵他是狗?

    “噗!”柳瀟瀟捂住小嘴,差點沒笑出聲。

    在她印象中,蘇若雪從不說臟話,這還是頭一次罵人家是狗。

    不過罵的好!

    鄭志剛火冒三丈,滿臉陰霾瞪著沈浪:“好,小子,你他媽給我記住!”

    撇下這句,鄭志剛扭頭就走。

    “好了,垃圾人走了,總算是可以爽快的吃飯了!”沈浪哈哈笑道。

    鄭志剛走了,蘇若雪和柳瀟瀟兩人心中也有些快意。

    “沈浪,你鋼琴學了多久?怎么彈得這么好?”柳瀟瀟連忙問道,順帶把蘇若雪心中的疑惑說了出來。

    “以前閑的無聊就彈彈吧。”沈浪隨口道。

    “你要是能天天彈給小雪聽,她肯定會被你迷的神魂顛倒。”柳瀟瀟揶揄笑道。

    “死丫頭胡亂說些什么!”蘇若雪俏臉微紅。

    “好啊,我有空就彈給她聽。”沈浪笑了笑。

    聽了這句話,蘇若雪心中甜甜的。

    “好了好了吃飯吧,真受不了你們天天秀恩愛。”柳瀟瀟有些頭疼。

    晚上八點,金龍港口,菲莉皇后號游輪。

    羅天耀舉辦了一場盛大的晚宴,邀請了社會各界人士。

    羅天耀已經可以勉強走路了,不過還不如坐在輪椅上行動快。

    羅家對外宣稱,海正集團總裁兼創始人羅天耀先生,上星期遭遇車禍,腿部受重創。

    傳出這個消息,各方震動。

    不過所有人都驚訝這個羅家少爺居然如此樂觀,分明已經成了半個殘疾人,還來舉辦晚宴?

    簡直人殘志堅!真是做大事的人才啊!

    海正集團想擴展娛樂行業,晚宴上羅天耀公布了一些合作方,并大力繼續邀請合作方。后方有羅家和海江國際集團大力支持。

    吸引了大量商界人士的眼球。

    海正集團現已確認收購了金鼎**。

    皇后號游輪內部也增設一個新的大型豪華**,現在正在施工裝修,據說豪華程度不下于澳門葡京**。

    **是一個暴利行業,羅天耀的目的自然是為了賺錢,他堅信錢是萬能的。

    羅家強大之后,一定有辦法能對付沈浪那個小子!羅天耀已經將沈浪視為一生的敵人。

    晚宴結束后。

    皇后號游輪的私人套房內,羅天耀坐在一張輪椅上,品著一杯紅酒。

    阿刀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無聊看著雜志。羅嚴因為擔心羅天耀的安全,直接把阿刀安排在他身邊。

    這時,套房大門被打開,走進來一名西裝男人。

    “少爺,我將夜辰的**信息已經發過去了,何先生開價了。”刀疤男上前恭聲說道。

    “開價是多少?”羅天耀不冷不淡的問道。

    “是是三億!何先生說他不接受還價。”刀疤男皺眉說道。

    羅天耀神色未動,哼道:“如果那姓何的真有接近排名末尾千王的實力,這價倒是值。”

    “天耀,那夜辰輸了,真的會乖乖關掉他的場子嗎?”沙發一旁的阿刀突然問道。

    “阿刀叔叔,這一山容不下二虎,對付夜辰這種人,只能用強,讓他輸的心服口服,他自然會知難而退的。”羅天耀淡淡說道。

    阿刀點了點頭,他印象中的夜辰倒像是這種人。

    雖然阿刀只在羅天耀身邊呆了幾天,但他已經覺得羅天耀這個人非常聰明,只可惜被血殺給廢了。

    “阿寬,你現在就去通知何先生,明天就去踢場!錢會立即打到他賬戶里。”羅天耀說道。

    “是,少爺。”那名叫阿寬的刀疤男急忙應道。

    次日是周末。

    一大早沈浪就接到了白傾雨的電話。

    “沈浪,上次的那個袁明你還記得吧。他昨天晚上被一群黑衣蒙面人給劫走了!”白傾雨在電話里急忙說道。

    袁明被沈浪打成了腦震蕩,本來還在醫院住院。因為他是袁野的弟弟,身份特殊,被白傾雨當成了重要嫌犯,派了不少荷實彈的警察在醫院里盯著。

    直到剛才,白傾雨才得知袁明昨天晚上被一群黑衣人從醫院里劫走了,醫院病房外甚至還有戰痕跡,幾名看守的警察被擊身亡。

    沈浪撓了撓頭,袁明好像是上次他和柳瀟瀟在小吃街碰到的那個爆炸頭青年。

    “昨天晚上的事,你怎么現在才知道?”沈浪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白傾雨也有些無語,她這兩天太忙了,加上昨天剛控制一個販毒據點,自己根本騰不出其余時間做別的事。

    正巧昨天周斌出院了,楊虎把看守袁明的事交給了周斌管,沒想到出了這種岔子。

    白傾雨都懷疑周斌是不是和華龍幫有來往,否則事情都過了一天了,這家伙才告訴他發生了這種變故。

    “具體情況現在還不知道,初步判斷是被華龍幫的團伙給劫走了!”白傾雨咬牙說道。

    “劫走了就劫走了唄,你該不會想讓我去抓他吧?話說我還欠你兩件事,你要讓我去抓他,我現在就可以動身。”沈浪笑了笑。

    白傾雨輕哼了一聲,她可不想就這么便宜了沈浪,還有兩次命令這家伙的機會,白傾雨可不想浪費。

    不得不承認,沈浪的實力到了一種**的級別。某些大事上,白傾雨需要他的幫忙,但這件事算不上大事。
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