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神級龍衛 > 第2046章 憑虛御風符陣
    渡冥河的小舟并不是飛行法寶,可以想象成是一個單純渡河用的小船而已。

    所以煉制這玩意兒并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只需將一些主輔材料糅合在一起,最后再用風靈精髓刻畫出一座風系加速陣法,就算大功告成了。

    速度快的話,不到三天應該就能煉制出來了。

    說干就干,沈浪在紫云嶂周邊布下一層防御禁制,防止空中的妖禽突然來打擾自己。

    做完這些準備后,沈浪開始正式煉制小舟。

    先將雪蘭帝后當初送給自己的金陽磁木取了出來,這金陽磁木如同一棵椰子樹一般,枝干粗壯,散發著金色的光輝。

    此靈樹一暴露在空氣中,沈浪就能感覺到樹干中溢出的大量陽屬性能量。

    主材料就是這金陽磁木,副材料是一些用于加固小舟的陽屬性材料,諸如玄陽晶石,陽獸骨之類的東西。

    沈浪將金陽磁木斬成了十幾截,隨后用乾天冰焰緩緩灼燒。

    在灼燒的同時,沈浪還釋放出圣陽戰氣和玉陽金雷,配合乾天冰焰一起灼燒金陽磁木。

    一日后,金陽磁木終于被燒融了,被煉化成大量的金色濃稠的汁水,表面散發出耀眼的金光。

    繼續熔煉凝合,使其凝聚出一只小船的雛形。

    沈浪盡可能的壓縮小船,使其更加堅固。

    再過一日,金色的小船已經凝聚成型,表面金光四射,散發著驚人的陽屬性能量。

    接下來就是在小船上刻畫出一道強力的風屬性加速陣法了。

    沈浪其實對陣法一類研究不深,頂多只能算是粗通此道。這小船體型太小,也刻畫不了大型陣法。

    他還在人界時,就鉆研過一種名為天工圖譜的煉器之書,上面講述了二十種用于刻畫在法寶上的符陣,正好可以借來使用。

    天工圖譜中,恰好有一種符陣非常適合作為小船的加速陣法,名為“憑虛御風符陣”。這套符陣適合作用于飛行法寶,讓飛行法寶獲得額外的速度加成。

    如果不是飛行法寶,也可以讓其擁有不俗的加速能力。

    沈浪早在人界的時候,就花了時間研究過天工圖譜上的二十種符陣,對這憑虛御風符陣也較為了解。

    加上他如今的神識修為今非昔比,要刻畫出這么一套符陣并不是多么艱難之事。

    深吸一口氣后,沈浪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之前從拍賣會上買到的那一小瓶風靈精髓。

    隨后沈浪拿起制符用的符筆,沾上了一些風靈精髓汁液,按照憑虛御風符陣的刻畫手法,小心翼翼的激出靈力,控制風靈精髓汁液,進行走線布陣,將符文印記絲毫不差的篆刻在了金色的小船內。

    因為天工圖譜中的符陣屬于微型陣法,必須要刻畫的極為細致。

    沈浪一直刻畫了一天一夜,全神貫注,各處細節都極為小心。

    功夫不負有心人,他終究還是成功了,一套完整的憑虛御風符陣完美的篆刻在了金色的小船上!

    最后,沈浪將副材料融入小船中,加固了船體和船身上的符陣。

    花了三天三夜的時間,沈浪終于將渡冥河的小舟給制造完成了。

    他迫不及待的試了試,將金色小船放下海,朝著小船上的青色符陣打出一縷靈力。

    “嗖!”

    整個小舟如同離弦之箭一樣,朝著海平面正前方飛速前進,速度快的出奇。

    沈浪測試了一下,這金色小船的速度差不多能趕上元嬰期修士的遁空速度。

    畢竟不是飛行法寶,這種速度已經十分驚人了。

    沈浪原本預料渡冥河需要二十年左右的時間,但以這艘小船的速度而言,應該不需要那么久。

    三日前,荒山山腳下。

    之前被蘭仙兒打暈的十一名化神期修士漸漸清醒了過來,手忙腳亂的把遠處大樹下被吞云鎖捆綁的孫子豪和黑袍老者給松綁了。

    見孫子豪被打成了豬頭,所有化神期修士大吃一驚。

    為首的一名化神后期修士驚呼道:“少主,您這是怎么搞的?”

    “我搞你媽!一群廢物嘶,哎喲!”孫子豪氣的七竅生煙,捂著臉頰一陣生疼,嘴巴說話都有些漏風。

    他堂堂呼風喚雨的少城主,從小到大還從未遭受到這種程度的屈辱,他恨不得將沈浪那個畜生扒皮抽筋!

    黑袍老者更是被揍得身體都快散架了,呼吸都有些困難,喂服了好幾顆頂級療傷藥之后,是這才緩了一口氣。

    “沈浪雜碎,本少主不殺你,誓不為人!”孫子豪發出歇斯底里的怒吼聲。

    黑袍老者咳嗽了一聲,面色陰戾之極:“咳咳少主,此人心智極高,不簡單啊。方才他完全有能力殺了我方所有的化神期修士,卻故意只是重創我等,留下了性命。”

    “你是說那小子是在故意戲弄我們,讓本少主出丑?”孫子豪怒道。

    “非也,那人應該是駭于城主大人煉虛期的實力,所以才不敢下狠手。少主你好好想想,若你以這副樣子去找城主大人幫忙追殺沈浪,以城主大人的性子,你覺得他會答應這件事嗎?”黑袍老者反問道。

    孫子豪眉頭緊皺,咬牙切齒道:“我爹那牛脾氣,要是知道我被一個化神中期的小子虐成這樣,不扒了我皮才怪。我爹一向自持甚高,他肯定不會親自去追殺一個化神中期的垃圾,那樣會有損他的身份,多半是讓我繼續處理此事。”

    他爹要是知道自己為一個爐鼎和人家打起來,還被人家虐了,自己絕對不會好果子吃。

    “對方就是抓住了這一點,讓我們難以求助城主,等同于變相的無計可施。”黑袍老者面色陰戾道。

    “黑叔,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總不能看著那個小子繼續在外面興風作浪吧?這口氣我可咽不下去!”孫子豪滿臉怨毒之色。

    黑袍老者同樣咽不下這口氣,道:“可以先派人去查明一下那個憐花族爐鼎的來歷,找到販賣爐鼎的那個修士,以此找到突破口。另外,在城主大人面前可以說,憐花族公主外逃,擔心會給天南島惹來一些麻煩,盡量請城主大人親自出馬。”

    孫子豪面色猙獰道:“好吧!我爹那邊我盡量去解釋清楚,無論如何,沈浪這王八羔子必須死!”
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笔趣阁